文章 Articles

诚实的代价

迈克尔•曼恩对海洋的研究证实了气候变暖的真实性。他的“曲棍球杆” 曲线将全球变暖形象地展现在了我们眼前。然而,这项研究成果却让他成为气候变化怀疑论者攻击的目标。罗宾•麦凯撰文。

Article image

一名美国科学家,饱受气候变化否定论者的攻击,被指责滥用科研资金,甚至面临着死亡威胁。如今他准备奋起反攻。

曲棍球杆曲线”是一条描述全球气温走势的曲线。通过这条曲线我们看到,全球气温在近代出现迅速上升的趋势。其缔造者迈克尔·曼恩今年四月将出版其新的著作——《曲棍球杆曲线与气候大战》。书中详细讲述了那些指摘其发现的人所使用的各种“虚伪可耻的”手段,并且以惊人的笔触向我们描述了一位试图将真相展现在世人眼前的科学家是如何受到迫害的。

用来对付曼恩的伎俩中就包括2009年的气候门事件。他与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气候学家菲尔·琼斯往来的电子邮件被黑客窃取。为了破坏将于几周后在哥本哈根召开的联合国气候谈判 ,这些邮件被断章取义和篡改后发表在了互联网上。结果就是谈判的无果而终。在这位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科学家看来,利用这些电子邮件来达到扼杀气候谈判的目的不啻于犯下了“反人类罪和反地球罪”。

曼恩在其书中警告说,“目前为止,在企业的支持下,公共舆论已经被虚假信息所左右长达数十年。他们的行为不仅对气候变化领域造成了威胁,健康、环境、社会等领域也同样不能幸免。”对地球而言,其影响是非常严峻的,他补充说道。

曼恩在研究中发现,全球气温在近代升高了将近一摄氏度左右,这“在过去至少一千年里”是史无前例的,并且他将这一温度升高与汽车、工厂、电厂等二氧化碳排放升高联系了起来。正是因为这一研究成果,他成了气候变化否定论者的众矢之的。尽管之后的很多研究都支持了曼恩的发现,但是气候变化否定论者却依然不肯接受这一结论。

曼恩的研究后来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一份评估报告中被高调引用,更进一步地激怒了否定论者,使他成为了右翼否定论者的靶子。不过,这位46岁的科学家却对《观察家报》说,他进入这一研究领域纯属偶然。“我过去研究的是海洋在过去一千年里的温度变化。可是,这方面并没有多少记录可循。所以,我不得不另寻它途:从珊瑚生长速度、冰芯、树木的年轮等入手。”

他意识到,通过这些研究,就能对过去千年的温度波动进行追溯,最终得出一条千年气温变化曲线。通过这条曲线,我们可以看到,一千年来,气温波动一直不大。直到150年前,才突然出现大幅飙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人类行为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他的一位同事觉得这条曲线看起来像是一根曲棍球杆,因此便将其命名为“曲棍球杆曲线”。这项研究成果后来刊登在1998年的《自然》杂志上。曼恩的生活也就此改变。

“曲棍球杆曲线成了一条标志性的曲线。但麻烦也来了。否定论者以为,如果他们能够粉碎这个标志的话,全球变暖理论就会随之全面瓦解。他们以为,扳倒曼恩,就能扳倒IPCC。我发现,这是否定论者的典型伎俩。不光是那些否定全球变暖的人惯用此法,那些坚持认为吸烟与癌症无关、工业污染与酸雨无关的人也是如此。”

用曼恩的话说就是,一些“徒有其表的”政策基金会连番向他发起了攻击。这些顶着卡托研究所美国繁荣协会哈兰学会名号的组织实际上都是由一些私人机构成立的,其中就有科氏工业集团斯凯夫基金会。这些组织打着信息自由的旗号对曼恩连番轰炸。同时,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乔·巴顿也对这位科学家发出传讯,要求他公开自己的信函。虽然名义上这一要求的目的是为了澄清整个事件,但是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对曼恩进行恐吓。

此外,维吉尼亚州检察长、共和党人肯·古契尼利也对曼恩发起了攻击,甚至要剥夺这位科学家学历。调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还对曼恩的著作进行了审查,结果所有人都认为他无罪可言。(3月2日,维吉尼亚州最高法院驳回了古契尼利对曼恩长达两年的司法调查,调查不仅涉及曼恩的电子邮件,甚至连他在维吉尼亚大学求学时的研究笔记和手写备忘录都不放过。)

曼恩收到了上千封电子邮件。其中很多信件非常令人不快。其中一封写道:“你和你的同事⋯⋯应该被拉出去枪毙。你和你的家人应该被碎尸万段,然后拿去喂猪。”还有一封错字连篇的,是这样写的:“我真稀望哪天能看到你自杀的消息。”

然而,曼恩所做的不过就是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认为地球的温度在过去几十年里出人意料地开始升高而已。并且,在这篇报告里,他的措辞也非常谨慎。

“有一回,我收到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些粉末状的东西。为此,我不得已叫来了联邦调查局,”曼恩说道,“后来发现不过是一些玉米粉,目的还是要恐吓我。最后,我办公室的所有门窗都被警察封了起来。这就是一名气候科学家目前在美国的生活状况”

曼恩强调说,他并不会就此放弃。“我有个六岁的女儿。看到她就让我想到我们究竟在为谁而战。”气候变化否定论者以及他们背后的石油、煤炭行业巨头实在欺人太甚。而备受打击的科学家也做出了反击。曼恩对此非常乐观。他说的是 2010年5月美国国家科学院250位科学家在《科学》杂志上联名发表公开信一事。

公开信提醒世人,目前这种攻击气候科学家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并且还呼吁“停止以诽谤和株连为依据对我们的同事进行起诉,终止这种麦卡锡式的恐怖,政客们不要再妄图通过骚扰学者而逃避行动,停止散布不实言论。”

 “这些话让我看到了希望,”曼恩说道。

http://observer.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2012年

翻译:东峻

本文图片为迈克尔·曼恩,图片版权所有者迈克尔·曼恩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